制丸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制丸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金螳螂卷入最富法官张家慧案总裁行贿500万实控人曾是江苏首富

发布时间:2021-10-14 18:47:18 阅读: 来源:制丸机厂家

金螳螂卷入“最富法官”张家慧案:总裁行贿500万实控人曾是江苏首富

近日,原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张家慧涉嫌受贿、行政枉法裁判、诈骗案一审宣判,检方指控罪名成立,数罪并罚,这位“最富法官”被判有期徒刑18年,并处罚金400万元。

一审判决书详尽地披露了行贿人名单及细节,这些信息对公众尚是首次公开。张家慧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37人财物,低则10万元,高则达650万元,共计4375万元。

除了海南唐海律师事务所隐名合伙人张阜,为其律所代理的多家案子行贿张家慧615万元外,苏州金螳螂建筑装饰股份有限公司总裁曹黎明贿赂金额也不低,达500万元。

公司官网介绍,金螳螂成立于1993年,总部设在中国苏州,经过近三十年的发展,形成了以装饰产业为主体的现代化企业集团,公司员工近20万人,是绿色、环保、健康的公共与家庭装饰产业的集团。

金螳螂连续17年被中装协评为中国装饰百强第一名,是中国民营企业500强。公司2006年上市,是装饰行业第一个成功上市的企业。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总资产为425.38亿元,最新市值281.2亿元。

《新财富》杂志发布的2013年500位富人榜上,金螳螂创始人、实际控人朱兴良,其家族财富达189亿元,荣登江苏首富,列全国第22位。《福布斯中国富豪榜2020排行榜》显示,61岁的朱兴良财富已降至122.8亿元。值得一提的是,朱兴良早在2014年因涉嫌行贿,被检察机关批准执行,2015年已取保候审。

金螳螂2020年半年报显示,曹黎明为公司现任董事、总经理,持有公司股票319.98万股。年报显示,曹黎明从公司获得的税前报酬总额为80万元。据公告,曹黎明于2019年10月,因个人原因配合相关部门协助调查无法履职,后于2020年1月12日,结束协助调查工作,返回公司正常履职。

北京京安律师事务所张越律师对时间财经表示,根据相关规定,因贪污、贿赂、侵占财产、挪用财产或者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被判处刑罚,执行期满未逾五年不得担任公司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在法院尚未判决董监高犯行贿罪前,任然还具有任职资格。

金螳螂董秘办公室方面回应时间财经称,目前曹黎明正常履职很长一段时间了,公司业务也一切正常,后续以公司公告为准。

行贿500万

据判决书,2017年5月,曹黎明请托张家慧和刘远生,为其公司装饰合同纠纷案提供帮助,在海口市水云天小区云天咖啡厅停车场送给刘远生300万元。

刘收钱后告知张家慧,张利用职务便利,向负责该案二审的三亚中院院长李庆、副院长陈恒打电话,要求支持金螳螂公司诉求。但并未如愿,二审驳回金螳螂公司上诉,维持原判,金螳螂公司支付违约金605万元。

2018年初,该案在海南省高院申请再审,曹黎明再次请托张家慧和刘远生帮忙。张家慧向该案申诉复查业务庭负责人邹汉江打招呼,要求支持该案进入再审程序。张家慧还在审委会上发表了有利于金螳螂公司的意见。三亚中院后受指令再审,审理结果是终止原判决的执行。2018年下半年,刘远生在水云天小区云天咖啡厅停车场收受曹黎明200万元。

据案发时间和违约金金额可知,上述案件系金螳螂与三亚泰德投资置业有限公司之间的建设工程合同纠纷。

琼02民终635号判决书显示,2013年7月11日,三亚泰德与金螳螂签订一份装修合同及补充协议,三亚泰德将位于三亚市海坡开发区泰德·白石郡产权式酒店8#楼部分装修装饰工程承包给金螳螂公司。装修合同约定,金螳螂应于2013年10月31日前完工,合同包干总价款981.07万元。

最终一审判决,金螳螂未按期完工,构成根本违约,金螳螂应向三亚泰德支付违约金605万元。但三亚泰德同样应向金螳螂支付尚欠工程款288.53元并退还履约保证金98.11万元。抵消后,金螳螂应向三亚泰德支付违约金218.36万元。

海南省三亚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年11月给出的二审判决称,维持一审判决。但2018年12月,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又给出民事裁定书称,二审判决认定金螳螂公司违约应当承担逾期完工违约金错误,指令海南省三亚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此案。

对于此案是否会重审,以及上述贿赂金来自曹黎明个人还是公司,金螳螂董秘办公室回应称,未听说所涉贿赂案要重审的消息,金额来源目前不清楚。

前三季营收220亿

金螳螂2020年三季报显示,公司2020年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220.7亿元,同比下滑3.0%,实现归母净利润17.1亿元,同比下降2.1%。2020年前三季度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6.7亿元,同比收窄1.4亿元。

其中第三季度收入88.5亿元,同比下滑1.0%;实现归母净利润7.1亿元,同比增长10.1%。天风证券研报称,金螳螂第三单季营收下滑,主要是因为在上半年疫情影响下,公司积压的订单在二季度释放较多,三季度订单释放速度趋缓。毛利率为17.02%,同比下降1.56个百分点,或因装饰、幕墙、技术服务业务成本增加,以及高毛利率的家装业务减少所致。

第三季度单季度金螳螂新签订单金额108.84亿元,较去年同期基本持平,带动前三季度新签订单金额251.45亿元,同比下降24.77%,主因住宅、设计订单拖累所致。

分项来看,前三季度新签住宅订单83.01亿元,同比下降34.38%;新签设计订单14.44亿元,同比下降34.75%;前三季度公装新签订单154亿元,同比下降17.03,但第三季度单季订单66.47亿元,同比增长14.29%,带动整体订单逐渐恢复。

前三季度,金螳螂费用率7.10%,同比下降1.72个百分点。其中,销售费用率1.31%,同比下降0.98个百分点;管理费用率2.17%,同比下降1.09个百分点,上述研报称,销售、管理费用率下降主要和44家“金螳螂·家”系列公司股权转让、疫情期间员工薪酬下降有关。

据界面报道,2019年金螳螂·家关闭转让49家门店,2020年4月内部通知剩余93家门店转加盟。金螳螂·家疯狂扩张的近两百家直营店,只剩下2家,分别是苏州的新区店和吴江店。金螳螂·家转让的重要原因之一是金螳螂用公装运营的思路做家装业务,“干惯了千万级的项目,面对客单价几十万的小客户,却不知如何下手。”导致门店很被动、管理成本高等问题。

金螳螂集团董事长倪林此前公开回应称,“我们必须承认公装与家装的区别,回归到原有ToB服务的优势上来。”今后金螳螂家会从“一站式服务的家装企业”转型为“家装企业的赋能平台”。

妇科医院哪好

男科医院哪家好

治妇科炎症医院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