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丸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制丸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钟伟中国经济中长期不容乐观-【资讯】

发布时间:2021-07-16 03:55:40 阅读: 来源:制丸机厂家

以下是演讲实录:

【主持人:】下面要请出一位重量级的嘉宾了,北京师范大学金融研究中心主任、北师大及厦门大学教授钟伟博士,他演讲的主题是“2011年下年经济热点解读与投资博弈”。

【钟伟:】我的视力很差,对于一个视力很差的人所看到的中国经济前景,大概只能姑妄听之。

我做研究相对可能会宏观一些,首先我想给大家汇报一下西方到底发生了什么,我还是按照长期、中期、短期给大家分析。西方经济到底发生了什么,从长期来看,西方其实发生的问题比较容易,是两个事,一个是人口,一个是战争,欧洲、美国、日本现在国民的平均年龄不断老化,在老化的过程中交税的人越来越少,靠政府社保体系养活的人越来越多,社会创新冒险的精神越来越差,领受养老金的队伍不断提高,这就是人口带来的问题。如果人口老了,另外一个侧面反映出的就是政府债务的上升,所以西方国家的长期问题是人口加债务。由于人不会突然变年轻,除非西方人愿意生更多的孩子,只有人更多的交税政府才有钱,所以我对欧洲、美国、日本的债务前景是比较悲观的,这是长期。

中期没有这么复杂,能救得了西方经济的,不是靠大学老师,我们一生中没有为社会提供真实的财富,也不靠牛仔和企业家,企业家必须要有投资机会和投资方向时才能做出努力,所以在中期的角度,西方国家正在等待着像爱迪生这样伟大的人,或者说我们在未来的三五年时候比较围绕某一种重大技术有创新和突破,然后才能有新的投资、新的超额利润、新的就业机会。

短期,今年美国经济会增长2.5到2.7左右,明年可能会略好一些,这是阶段性疲软。时候经济不太好,但是也没有太大关系,因为日本的债权债务基本上在国内消化。欧洲的问题我个人认为最严重,难以解决。

欧洲现在正在发生什么呢?欧洲现在发生的事情是比较糟糕的,有很多学者在讨论欧债问题,我对欧债问题的前景非常悲观。当年西德将东德吃掉,合并了,西德将东德吞掉,西德当时的人口四千多万,东德一千多万,但东德的国土面积是西德的两倍多,尽管如此,东西德合并,仍然让德国付出了十年的时间。东德的资产价格暴跌,工人失业下岗很痛苦,也正是因为东西德的合并,让德国获得了制造业的更广阔增长空间,因为德国工人工资大概相当于美国、日本制造业工人工资的百分之七八十。由于德国加入了欧元区,因此德国的马克不存在了,假定德国马克存在,在过去的三年多,德国马克的走势至少会像我们看到的瑞士法郎那样,面对美元大幅度升值。现在的德国是一个有广阔制造业的、工人收入比较中等偏下的,然后本币又加入欧元,比较低估的,很强的经济实力的国家。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来看看现在的情况。意大利、西班牙人口和德国差不多,希腊、葡萄牙人口和东德差不多,就爱尔兰的人口少一些。德国是不是愿意付出十年或者更长的代价,耗用本国的资源去救助这些要出问题的国家呢?我想这个难度太大了。希腊人50岁就在海边退休晒太阳,好吃懒做。意大利二战之后,每十年货币后面要添一个零,所以我们看到的南欧是一个拉丁文化区,和欧洲主大陆的文化特别不一样。德国人喜欢存钱,喜欢勤奋的工作,但是这些所有的习惯都在南欧不存在,他们喜欢浪漫、富有创造能力,但是财政、金融很差。我打这样一个简单的比喻,让大家了解目前欧洲经济最好的一块,北欧和德国缺乏解决欧债危机的政治意愿,不是没有这个能力,是连愿望都没有,这将导致欧洲,我自己形容的,北欧将右翼化,北欧的政策越来越不利于外来移民,越来越有利于白种人。而中等收入及以下家庭比较多的南欧,将左倾化。欧元区确确实实存在崩溃的危险,如果欧元区出现问题,那么率先退出欧元区的并不是最差的国家,比如说爱尔兰或者是希腊,而极有可能是欧元区当中最好的国家。

欧元区的问题将来仍然会恶化、发酵、放大,一直到政治家看到这个问题不再有解决的余地了。欧洲现在所面临的金融风险是系统性风险,如果我们认为欧元区所面临的问题是系统性风险的话,那么黄金就有可能部分的重新具有货币的职能。各个国家的中央银行都在冲向购入黄金,尽管民间的投资者对金价有所怀疑,但是如果欧洲出的问题真的是大问题的话,极有可能黄金的价格在高位,如果你不看一个月、两个月,看三年五年的话,黄金的避险性就会更强一些。当然有没有比黄金类似的更可以避险的品种呢?也是有的。其实我们做外汇也有了解,比如说瑞郎,瑞郎实际上就是比黄金更有效的避险品种,而且瑞郎的流动性更好。

欧洲缺乏意愿,情况会一直恶化不可收拾。美国不是缺乏意愿,美国是什么都不缺就是缺钱。有的同志说美债危机它的实质是什么,它的实质没有什么,它的实质就是国会跟奥巴马较劲,奥巴马输了。2012年美国并没有共和党的候选人愿意出来跟奥巴马正面竞争,因为在拉登死的时候,奥巴马出来演讲,演讲的最后一句话让美国人很自豪,那句话是如果美国人想做到的那么美国一定能够做到。但是14.29万亿美国国债的事情,显示出其实奥巴马不能有效的劝说和控制国会,所以从现在看明年,共和党有一些大佬会跳出来参加竞选,最近跳出来的就是德国萨斯州的州长要参加竞选,目前的民调奥巴马略微领先,但是我们并不知道明年谁会当选总统,这就是美债真实的问题。

美债的输家是民主党,它不仅仅是经济问题,也是政治问题,也有很多人说美国不行了,我们不用信任美国,这种想法是愚蠢而错误的。在军事上,我不知道,但是我个人倾向于认为25年到30年中国不是美国的对手。在经济上,可以预见的10到15年,中国的经济总量未必能够达到美国的水平,更不要说人均水平了。更可贵的是美国的政体,你很难想象一个正部级领导到中国任职自己背包来,也很难一个想象副总统可以让自己的女儿去占位吃七八十块钱的面。八十年代的数字技术、九十年代的个人计算机技术、新世纪(002280)以来的互联网技术,这些重大的根本性技术都是在美国,如果生物工程领域、新一代互联网技术没有突破的话,那么美国的经济还是在西方国家当中最强的。短期内,美国仍然会调整,现在关键就是看美国的增长速度会不会上去、失业率能不能下来一些。

全球经济需要再平衡。日本仍然将延续85年到92年的轨迹缓缓向下,日本在过去20年只有一个好首相,小泉解决了日本的金融体系问题,日本在今后的10年、20年,能不能有新的领导人出来解决日本的财政问题,我们是不知道的。但是对于欧洲和日本来说,领导世界的机会永远失去了。

这是我们对西方的看法。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能够得出什么结论呢?第一个结论就是假定欧债是一个系统性风险,欧债不断的发酵,那么全球的避险动机将大大上升。第二,从现在至少到未来的两三年,全球都处于钞票很多但很便宜的状态,除了中国,中国是一个例外。因为搞第二次量化宽松也好,或者是评级降低也好,都使得这些国家没有办法承受高利率。打一个比喻,美国的政府债务负担大概相当于一个GDP,美国如果中长期利率的利息是3%到4%,那也是美国财政部每年为美国国债支付的利息就要吃掉美国当年经济增长的3%到4%,比美国现在的经济增长还要多。政府的债务负担越重,这个政府就越害怕高利率,所以日本、美国、欧洲的利率都比较低。低利率会带来的结果是资产价格,包括大宗商品、房地产和股票市场价格的高企,因为利息低了,资产价格肯定会高。尽管目前全球各种资产价格动荡不一,但是由于美国、欧洲、日本的低利率政策,在今后差不多两年时间都要持续,因此在经历这一波动荡之后,我相信两年左右的时间,西方国家的大宗商品、资本市场和房地产市场,它的泡沫还是要卷土重来,没有办法。

第三就是中国有机会,在这个过程中,新兴国家的能力在上升,而发达国家的能力在下降。打一个简单的比喻,主角已经有一点力不从心了,配角还没有做好登台的准备。这是债务比较重国家的依次排列,当然中国的债务比较轻。美国会不会搞第三次量化宽松呢?9月份、10月份是伯南克推第三次量化宽松的时间窗口,一般来讲美国财政部和美联储财政货币政策应该保持政治中立,也就是美联储和美国财政部的政策应该不显著影响美国明年的总统大选,所以伯南克才说低利率政策至少要维持到2013年中期,那时总统选举已经结束两个季度了,如果驳南克真的想推第三次量化宽松,应该在不迟于十月底之前赶紧推出,否则这个政策有可能影响到明年的政治大选,这就不好了。目前推第三次量化宽松的条件完全预备,经济增长不好,美国的通胀预期很差,高失业率,常规的财政货币政策用到极限,借债和低利率用到极限了,所以第三次量化宽松还是有可能的。问题是伯南克搞第三次量化宽松可能会怎么搞呢?这个在伯南克2005年外交杂志上的一篇文章上就讨论过,伯南克当年说我搞量化宽松首先干什么、再干什么,到最后说如果这些都不行的话,我要干什么。他将干什么呢?如果第一次、第二次量化宽松,这么大的规模,效果都不太好的话,伯南克也有后手,就是有可能在货币市场上直接买入商业票据,给企业提供短期融资,也有可能购买指数直接推高股市,甚至不排除直接购买美国大企业直接推高股市,将钱硬塞给企业,将通货膨胀人为的制造起来,将币值的人为打下去。第一次量化宽松推的时候全球股市上升了大约25%到30%,第二次量化宽松全球股市上升了大约12%到15%,第三次量化宽松,如果力度和第二次是一样的,推第三次量化宽松有可能全球资本市场能够上升6%到8%。中美之间的关系正在逐步的疏远。美国的财政缺口还在延续。

有朋友问我怎么看中国的经济,我说你不要问我明天怎么样,我关注的是长期、中期、短期。中国经济短期不悲观、长期不乐观,之所以这么讲,我可以给大家举几个小例子。现在国有资产、金融资产都过百亿了,中国政府现在非常有钱,国有企业非常有钱,老百姓也比较有钱,因此未来五年随便一届政府怎么折腾,要出大事是不容易的。但是五到十年的时间,中国经济增长的机会和风险都在显著的上升,10年以上如果不励精图治,中国经济出一些大问题我觉得也在预料之中、情理之中。

首先我们看长期的问题,没有那么麻烦,我打一个比喻,乾隆朝的时候养活政府需要多少人呢,那时非常富裕,一年税收的库银仓促达到2000万两,可是北京一个打工者一年可以赚20多两银子,当时要养活一个乾隆朝的政府只要200万人,可是当时中国的人口接近一个亿,只需要百分之几的国民人口就能够供养一个政府。去年中国政府的税收收入8万亿,一个普通工薪基层的收入三四万,现在要供养一个政府要两三亿人,太贵了。

为什么长期不乐观呢?三大原因,人口、资源和环境。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中国的人口2025到2027年到顶,大概是14.5亿人。我们的劳动力人口2010年达到顶峰,5.85亿,去年开始到今后的一段时间,我们的青壮年劳动力每年减少300万到400万,人会变得越来越贵,55岁到65岁这一拨老人出来工作的会越来越多,指望消费推动中国经济增长那是不可能的。从结构来看,另一些因素也在出现,比如说人口老龄化,99年60岁以上老年人口达到人口比例的10%,2020年将达到20%。99年14岁以下青少年人口占中国总人口比重不到24%,到2020年将低于16%。这是什么意思呢?这也就是说中国的青少年越来越少,银白的老人越来越多。现在全球的养老金大约是130多万亿人民币,到2020年中国老年人口将占地球老年人口的1/4,如果我们中国人一条命和老外老人一条命一样值钱的话,这需要中国政府的养老金至少达到130万亿人民币的至少1/4,所以对不起,中国政府目前的社保只有900多亿,企业养老金只有2000多亿。今年大学第四年招生减少,如果没有大学腐败,平均分配资源的话,应该没有入学困难的问题。就算现在放松计划生育,90后、80后生出一些小孩出来,那就是18年之后的事情。从现在来看,今后的三五年,在中国有一个阶层,这就是青年农民工的收入增长是最快的。现在消费主力增长最快的就是青年农民工,他们自己不做衣服,买成衣,所以低端成衣卖的挺好。青年农民工喝便宜的散装白酒,所以这些低端的消费类产品都是有一些市场的,这是跟人口有关系。

另外就是资源了。长期因素的第二个资源因素是什么呢?我也讲过无数次,中国经济以占中国经济18%的人口,耗用全球占比超过30%的资源,只能提供全球商品和服务的10%。也就是说中国经济就像是这么一辆汽车,发动机排量2.0,油耗4.0,功率是1.0,所以今年的经济是政府说我给这个破车少加一点油吧,没有问题,2.0的发动机,按照2.0加油,发出的功率只有0.5。今后的十年时间,留给中国改善经济增长质量的时间是非常有限的。比如说能源,十一五期间单位经济增长的能耗下降了14.9%,假定这个数字是真的,并且假定在未来十年,我们每五年都让GDP的能耗下降还不止15%,下降20%,那么2010年和2020年相比,我们的能耗下降大概是多少呢?单位经济的能耗是0.68。因为经济增长,到2020年,中国总的能源消耗量有可能比现在翻一倍,一年再烧几亿吨煤,到哪儿买那么多的煤、那么多的油呢?大约2014到2015年,中国人均GDP5000美金,到2020年中国人均GDP1.2万美金,到2025年到2027年,中国人均GDP1.5到1.7万,这是中国经济增长能够达到的顶峰,这个时候中国经济有可能超过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经济体。也就是说再有三到四年,我们是中等收入了,再有十年我们是发达国家,再有15年到17年,我们的经济规模比美国大,如果顺风顺水的话。但是这并不代表什么,因为即便如此,中国的人均经济水平只有目前西方国家的40%。

我还想提醒的是,富裕的国家不等于稳定和强大的国家,富裕和强大完全是两回事。清朝初年时,也就是鸦片战争时期,中国的经济实力在全球的地位比目前的美国还要强大,但是中国是一个富裕国家,并不是强大的国家。1948年到1952年间,中国的经济规模和日本稍微大一些,大概1.2到1.3倍,现在我们和日本基本持平。对中国长期增长的前景,我经常用这样八个字形容,未盛即衰、未富先老。

中期呢?我们能不能完成政治、经济、社会各个制度的转型,在中期的角度也要看我们的产业创新有没有新的机会,投资的过程中一定是围绕产业创新来做的,这些新兴产业未必都能够成功,但是未来对中国来说,有成功的产业,一定在这些新兴的战略产业中。十二五提了新兴战略产业,五年时间要占到GDP的8%。十二五还提了海洋战略,前面十一个五年计划都没有提海洋,十二五提了,一提海洋韩国和日本就很紧张,南海问题就出来了。中国从陆地大国走向重视海洋的大国,因为陆地的资源不够,海洋的资源我们也要稳住、拿好。十二五的第三个特点是对中低收入家庭有好处,最低工资线在今后的五年将不断提高,使得我们的低收入家庭、弱势群体的生活有所改善。如果你要让我做一个书生去推测十二五期间的社会、政治、经济的话,我相信在未来的五年,政策的基调是向左而不是向右,向左的意思也就是过去我们很多强调的是效率,今后我们要强调公平,过去我们更多说企业家发财了就把他发展为中共党员,后面我们更强调说底层的声音我们也要倾听。过去我们说让一部分人先富,未来一段时间我们可能要说中低收入家庭、农村地区是我们需要尊重和付出经济代价的。也就是未来五年需要政府和企业,包括个人付出一些成本,纠正和弥补过去三十多年积累下来的种种问题,这是我们政策稍微中向左偏一些,我个人认为可以理解、可以接受。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么未必今后五年是民营企业或者是我们富裕阶层的良好机会。这是我们中期看到的情况。

短期呢?我先不说短期,我先提醒一下,短期肯定出不了什么事。作为投资策略给大家的建议,也是我自己要做的,五年之内的资产和负债的配置应该以人民币为主,五到十年的资产配置应该以本币和外币均衡配置为主,十年以上资产应该做到境内和境外均衡配置为主。为什么五年之内应该以人民币为主呢?五年之内中国经济增长是平稳的,人民币对于主要世界货币是比较强势的货币,当然如果你有本领,借了美元进来结成人民币,再用人民币就更好了,但是主要来说,五年之内机会还是在人民币和人民币的资产当中。五到十年这一段时间,也许人民币就会从目前的有所低估走向有所高估,什么时候会被高估呢?当所有中国的富裕家庭、白领阶层都意识到在中国赚钱、到美国花,这比在中国国内花钱还要便宜合算时问题就出现了。现在已经有一部分人意识到在中国赚钱到美国去吃饭、买东西,尤其是买奢侈品,是远远比在国内便宜的多。如果今后越来越多人意识到这一点,那么人民币未必在未来五到十年是稳定和持续的升值。十年以上呢?如果中国经济十年以上发生大的调整,那么显然你的资产做境内和境外的均衡配置是极其重要的。这是资产配置的整体思路。

今年剩下的两个季度和明年,今年全年的经济增长一个季度不如一个季度,上半年增长9.6,下半年增长略多于9,今年全年的增长大概9.2、9.3。今年如果比较好的到第四季度,通胀也许会比上半年的5.7、5.8的下落1到1.5个点,但是不知道8月的通胀怎么样。总体来说,我们估计全年的通胀到第四季度会有一个明显的同比下降,但全年通胀水平大概在5%左右。明年的增长,我们认为经济增长的速度比今年更低,通胀水平也略低于今年,所以看2012年的经济增长,我们认为大概是在9左右,通胀大概是4到4.5左右。这是我们看2012年的情况。

就流动性、货币政策来说,我个人的看法不要对未来6个季度的财政和货币政策的适度从紧调子有任何心存侥幸,不可能的。就像上半年数据出来时我们看到的,有人说下半年会松一些,怎么可能呢?驾驶员觉得行车速度太快了,踩了一脚刹车,一看时速表是160,接下来是踩油门还是刹车呢?肯定是再踩刹车,要掉到120。上半年经济增长速度9.6,出乎意料的高,总体来说今年剩下的2个季度、明年全年更低的增长、更低的通胀和持续不变的从紧政策,大概是这样的搭配。这样搭配的原因特别简单,中国政府很难同时做好三件事,第一是经济增长比较快,比如说10%左右的增长,第二是经济增长比较好,也就是保护了资源、保护了环境、收入分配又比较好,第三是物价比较稳,你要好、要快、要稳,做不到。过去的经济增长是快、稳,但经济增长的质量不好。那么从现在和今后的一段时间,物价稳很重要,同时经济增长质量要好,因此这就迫使中国政府必须在更大程度上要牺牲经济增长的速度。所以要好、要稳,就快不了,明年的增长会比今年还慢。

消费并没有所谓的大消费时代,我并不像券商那么乐观。外贸发生的变化,进口好于出口、汇率升值快于预期,外贸差额在收窄,整体外贸增速在下降,所以现在做外贸不赚钱。这是我们所看到的投资消费和外贸的情况。

怎么去理解在当前的情况下你必须做投资呢?中国政府的财政收入三年半翻一倍,98年、03年、07年、10年,财政收入从一万亿翻到八万亿。印钞票的速度4年翻一倍,比如说今年1月份到现在,广义货币增长了16%,四年就翻了一倍,现在广义货币是78万亿,再过4年160万亿。印钞票的速度极快,中国经济增长7年半到8年翻一倍,城镇居民的工资收入8年到9年翻一倍,农村居民的收入10到12年翻一倍。因此让一个人陷入贫困最好的,也是最保险的方式是购买国债以及银行定期存款。85年到87年,你如果是万元户,这意味着一万块钱相当于120个月的工资。现在一万块钱大约相当于3个月到4个月的工资,所以你选择定期存款和国债进行投资,经过不长的时间,也就是25年,你的96%的财富归政府所有。目前大的情况,5年你财富的一半蒸发,10年你的财富的75%蒸发了,20年你财富的92%蒸发了,你不得不进行投资。

如果是做企业去进行投资,过程中有微妙的平衡,弄不好企业就完了。那么个人呢?我们来看一下资本市场。全球资本市场在过去的一段时间虽然动荡,可是08年和现在比,今年上半年时全球资本市场离历史新高只差15%,现在欧洲、美国的股市离历史新高大概差20%到25%。但是欧洲、美国、日本的实体经济和08年上半年相比没有什么进步,很差的,因此大概的结论是,次贷危机爆发之前和次贷危机爆发之后到现在的三年多接近四年的时间,西方国家实体经济没有改善,资产泡沫基本卷土重来。这是西方的情况。

中国很奇怪,过去30年一直经济增长名列全球前茅,资本市场一直是全球的倒数前茅,07年以来经济总量、财政收入、货币印刷量、工业企业利润都翻番了,但是股票没有翻番,还跌掉了一半。尽管很多人对资本市场很悲观,我认为没有必要。稍微悲观一些我们来判断,目前中国资本市场大概是U形的左半侧,也就是还有轻微的新下调的幅度,所有人绝望时市场才有希望。假定8月份的通胀数据比较高,假定人民银行又想提准备金,免不了9月初公布通胀数据时,市场还会有悲观情绪的弥漫。但是毕竟现在短期来看,是U形的左半侧,中期来看,我们从估值的角度、经济增长的角度,任何角度来说,中国的资本市场都是处于历史性的低位。今年我自己觉得,10月份、11月份是可以稍微乐观一些的,如果看一年半,资本市场有中等收益的机会还是显著存在的。如果看2年的时间,我们对资本市场应该稍微乐观一些,没有必要说等到资本市场不好时心情沉重。

这是我们做的周交易数据评估分析,过去18年,只要当年通胀高于4%,那一年的股票市场都不太好,只有三年是例外,所以通胀无牛市的这一句话大概准确率有9成左右。今年的通胀是高的,5左右,至少是高于4%的,所以通胀无牛市在今年是成立的。对资本市场的板块我比较看好的是ST加海陆空。所有ST股票我都认为是好股票,因为产业在加速的兼并重组当中,如果牛市时ST的壳很贵,现在市场不好,ST的壳才会变得便宜一些。海洋呢,大型水面船舶的设备制造是不错的。陆呢,高速的投资期到2014年才结束,所以目前二类的机械类东西,比如说工程机械、挖掘机、海洋原油平台等,或者是具有短运距的,尽管水泥跌了,可是我觉得水泥还是不错。空呢,跟军事工业重组相关的,跟航空动力(600893)机械相关的,这当中没有列入去年所谓的白酒、汽车、旅游、商场等,原因是我对消费并不太乐观。今年民意的消费增长是16%,扣掉物价上涨只有10%,不如去年,去年的实际消费增长大概是接近14%。短期半个月市场还是要小心,半年可以看多一些,一年半后和2年我觉得是资本市场看多的机会远远多于看空。

关于其他类的产品,在这个过程中我特别想强调我并不看好银行和地产。房地产行业2010年见底,作为上市公司来说。房地产行业的爆发式狂飙猛劲的过程过去了,房地产行业将从暴利快速增长的行业变成利润和增长平均化的行业。因为2014年高速投资期过去了,将看到高铁和跨海大桥的回报状况不令人满意。资本充足率不断提高,假定提高一倍,最恐怖的是哪一天中国政府决定搞利率市场化改革,银行的好日子就过去了。

理财产品这一块,我个人认为已经泡沫化,仍将严重的泡沫化,持续疯狂的是产品市场,包括艺术品、玉器等都会很疯狂。并不是因为它是泡沫我们就不参与,重要的是我们要适应泡沫化的生存。在未来的一到三年产品市场仍然会比较疯狂,富裕阶层会发现房子和股票都没法买,更多会参与到产品市场。理财产品中期限一年半到两年的商业银行的风险比较低的理财产品的回报,年收益是8%到10%就已经不错了。这是低风险、中等收益。黄金呢?如果你是一个低风险并追求低收益的人,可以考虑黄金。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80年代中期到现在,25年过去了,当时的物价乘以25倍一定是现在的物价。比如说理发,85年理发可能是2毛,乘以20到25倍是现在的价钱。当时猪肉价是7毛价,乘以20到25倍是现在的价钱。当时的米是1毛多,乘以20到25倍是现在的价钱。当时87年的金是多少钱呢?78钱,金到现在涨了25倍,如果你能够保存大米,保证大米25年不变质,投资收益将超过黄金。这就是我们看到的过去长周期给我们的教训,产品市场未来会非常疯狂、非常泡沫,理财市场周期可以考虑。作为避险类的东西,你持有一些瑞士法郎,持有一些加元、奥元,或者是必须的实物金,这是可以的,但是不会特别给你带来特别大的收益。很少有人说未来金价会达到4000美元一盎司,假定未来十年达到这样的水平,意味着现在到未来十年,黄金的总收益率大概是115%左右,年化复合收益也就是7%。

房地产行业呢?作为开发商来说,整体性的机会过去了,结构性机会是存在的。所谓结构性机会主要是存在于一线城市的建筑综合体和三四线城市有良好商业配套的住宅。这是对开发企业而言。就从现在看到明年全年,未来6个季度,针对房地产行业的调控不存在放松的可能性。对消费者而言,如果你并不太计较短期回报,你愿意持有商品房五到八年,今年年到明年上半年是购买商品房比较好的机会,因为今年年底会有一部分开发商很绝望的甩货,明年上半年也会有一部分开发商很绝望的清盘,一部分开发商可能清货之后不再进入房地产行业。如果你对回报的要求不太高的话,今年下半年到明年上半年是可以买房的。

房地产见底的信号是什么呢?交易量永远是交易价格的先行指标,而在交易量当中又有先行指标,所以过去1998年到现在,最重要的先行指标是中小套型的二手房的交易量。如果中小套型的二手房交易量不再萎缩,有明显的复苏和上升,那么在此后的三到六个月,新房的价格也会随之调整和上升。所以看房价有没有见底,就看二手房中小户型的交易量,同时也要非常关注量价配合。

什么时候中国房地产会出问题呢?有一些指标。一个指标是户均住宅套数有多少。我们发现大多数国家户均住宅套数达到1.1套时,这个国家的房地产会出现问题。现在中国的户均住宅套数0.94套,而中国每盖三套新房,将要拆掉一套老房。按照过去5年的平均数来推,大概2017到2018年,我们户均住宅套数接近1.1套。第二就是城市化人口的增长,一般来说人口见底、城市化超过65%左右,那么增量部分就不再支持了。第三就是印刷钞票的速度,日本、香港特区房价大跌有很多因素,但是如果我们细心的话可以看到,日本在房价大跌前的91年,香港在房价大跌前的97年,货币供应量都从两位数降到个位数,房价在此后的12个月暴跌。现在我们中国的情况是户均住宅0.94套,我们的城市化率48%,我们印钞票的速度16%到17%。房地产仍然从中期泡沫往前推,一直走到泡沫更大一些,这个过程有可能还需要八到十年的时间才能完成,比较懒的,对投资回报要求不高的可以买房子。

总结一下我所讲的。人口和债务将长期困扰西方,他们在未来的世界经济舞台当中的地位将下降。这是第一。第二,美国、欧洲、日本,欧洲的问题最严重,美国次之,日本的问题比较孤立,对其他地方影响不大。短期来说美国缺钱,欧洲缺乏解决问题的真正政治意愿,因此极有可能在未来的两三年全球都面临低利率的时期,也就是钞票很多,但很便宜。在这样的背景下,资产的价格有可能在经过近期的动荡之后卷土重来。

第二大部分是中国,短期不悲观,因为我们三十年改革开放,积累了雄厚的家底。长期不乐观,如果我们目前不能再往前推进改革开放,不能够为经济结构转型付出更多的努力,那么大约2020到2025年间,这段时间是中国非常难办的棘手时候,而中国根本不会单纯爆发经济危机。中国如果要出事,肯定是政治、社会和经济问题融合在一块的事,而不是单独某一个领域出事。中期来说,十二五有机会。短期呢,今年经济增长向下,明年继续向下。通胀可能比我们预计回落要小,但是四季度会明显回落,明年通胀会比今年低1到1.5个百分点。关于投资,我也反复强调了,五年看人民币,五到十年本外币都很重要,十年以上境内和境外资产都很重要。如果你是看资本市场,短期有波动,中期资本市场是指一年或者更长时间,我们对资本市场不妨乐观一些。对于一些理财工具,如果中期不长于两年,年化回报在8%到10%,这已经可以了。对于产品市场,尽管泥沙俱下,泡沫化严重,但是仍然会鱼龙混杂,继续盘整。房地产行业,今年年底、明年年初真实降价不可避免,一些投资者可以挑选良好的物业稍微做一些投资。

谢谢大家。

【主持人:】中国经济硬着陆的可能性大不大?

【钟伟:】今年四五月份有西方机构投资者也问我这个问题,我的回答让他们有一点不高兴,因为我说所谓中国经济硬着陆这个问题是白痴才会问的,当然不包括你。今年上半年到现在,中国经济增长9%以上,全球正着数,我们的通胀今年上半年接近6,但是俄罗斯、印度、巴西都已经两位数了,欧洲的通胀跟中国的通胀很接近,只有日本,美国的通胀比我们差。我们5%到6%的通胀,在全球水平是一个温和水平。一个国家的经济增长是全球正数的,而通胀是全球温和的,这个国家的房地产、股票市场早就被按下去了,不存在严重的泡沫,你说这样的经济体硬着陆了,如果说中国经济目前硬着陆了,我只能说除中国之外的所有经济体早就坠毁了。

其实这是西方投资者有意这么说的。

【主持人:】感谢钟博士的演讲。

铝合金门窗设备

防火矿物纤维棉厂

全国回收乐化油漆

金信新款游乐设备

全国回收丝绸染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