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丸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制丸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王亚平将飞天经历比作小马过河与想象有所不同

发布时间:2020-07-13 19:31:16 阅读: 来源:制丸机厂家

昨天,结束医学隔离的航天员聂海胜、张晓光、王亚平,在北京航天城航天员公寓与媒体记者见面并回答提问。新华社发

结束15天医学隔离期的神十航天员昨天再度与大家见面。已完成两次太空飞行的聂海胜表示,中国航天员完全能适应中长期太空工作和生活。张晓光也认为,经历过的风雨最值得珍惜。女航天员王亚平则用“小马过河”的故事巧答任务风险问题。

亮相

航天员状态恢复预期值

昨天上午,聂海胜、张晓光、王亚平穿着蓝色航天员训练服,在北京航天城航天员公寓集体亮相。他们面带微笑,精神抖擞。女航天员王亚平还化了淡妆。

中国载人航天工程航天员系统总指挥邓一兵介绍,目前三名航天员身体恢复符合预期。从太空返回后,神十乘组实施了消毒、隔离、检疫制度,接受动态医学检查,进行重力再适应。经隔离恢复,三名航天员当前精神状态良好,各项生理指标正常,体重已恢复至飞行前水平,静态心功能恢复正常,立位耐力恢复较快,生理储备功能仍在恢复期当中。

据邓一兵介绍,为进一步促进和增强生理机能储备,在隔离恢复的基础上,航天员将在7月中旬至7月底进行任务后恢复疗养。疗养结束后,航天员仍需进行3个月的动态健康观察,确保身心健康全面恢复。

据介绍,在隔离恢复后期,神十航天员还与科技人员座谈飞行感觉,为后续任务的改进提供参考。神十任务中,航天员既是任务执行者,又是工程任务的试验者,对飞行特征、飞行环境、人机关系、医学试验等提供了第一手资料,具宝贵价值。

感悟

聂海胜

我航天员能适应中长期太空生活

在神十任务中创造了中国航天员访问太空时间最长新纪录的同时,两度飞天的聂海胜也成为中国目前飞行时间最长的航天员。回顾中国载人航天发展历程,聂海胜对筹备建立中国自己的空间站充满信心,“从我执行两次飞行任务的经历看,我感到中国航天员完全能够适应中长期在太空的工作和生活”。

聂海胜认为,中国航天员要在未来空间站长期工作、生活,面临的重大挑战之一,就是对航天知识和专业技能储备要求更高。海口治疗银屑病的医院与此同时,飞行时间的延长使得在白癜风能治好吗轨发生应急与故障情况的概率大大增加,“航天员必须能够胆大心细、果断处置”。

另一方面的挑战来自对航天员心理素质的考验。聂海胜说,中长期飞行造成航天员较长时间与社会隔离,心理压力增大;而在狭小密闭环境工作生活,还要考虑乘组内成员之间的性格差异、心理相容性、团队意识等方面的心理因素。长期在轨飞行还可能发生的医学问题,要求航天员具有医学处理能力。

张晓光

背后有祖国支持飞天梦永不停歇

等待15年终圆飞天梦想的张晓光,在媒体见面会上再次谈起自己的飞天梦:背后有强大的祖国支持,我的飞天梦将永不停歇。

张晓光说,代表祖国出征太空那一刻,内心非常淡定从容。“都说风雨过后是彩虹的美,但是不要忘记,经历过的那些风雨才是我最值得珍惜的生命历程。”

为了在中国首次太空授课中担任好摄像师的工作,原本是“门外汉”的张晓光在地面进行了无数次的练习。“我不停琢磨,应该怎么站位,要用什么角度,怎样才能很好地完成40分钟的拍摄。”张晓光说,由于在地面进行了充分的模拟与练习,进入太空后的训练进行得相对比较轻松。

作为太空摄像师,张晓光记录了太空中诸多美好的瞬间:我们喜欢在太空进行“表演”,特别有趣。

王亚平

喜欢被人叫老师感到工作的意义

在距地300公里的太空向全国青少年进行授课后,王亚平更多地被称为“王老师”。成为中国首位“太空教师”的王亚平表示对这个称谓有点“小惊喜”:教师是神圣的职业,能被人这样称呼我非常开心。

与地面的教师和同学们共同度过的40分钟令王亚平十分难忘。她说,同学们提出的问题令自己既激动又幸福,“激动的是他们或稚嫩或认真的声音里,传递着对太空的无限好奇和向往;幸福的是我非常直观地感受到自己所从事工作的意义,感受到了作为老师的那种幸福。”

尽管与曾经飞天的同伴进行过无数次的交流,真实的太空体验与王亚平的想象依旧有所不同。她将飞天的经历比作小马过河:“做任何事情都会和想象的有所不同。”王亚平说。

释疑

航天员返回后为何要医学隔离?

保护航天员恢复调养

世界各国航天员返回地面后都要进行一段时间的医学隔离,以对航天员进行必要的保护和恢复。

专家介绍,受太空失重环境的影响,在太空中长期生活的航天员体内钙质流失、免疫力下降,返回地面时体质一般都比较虚弱,地面上任何一种常见的病毒都可能对航天员形成严重的威胁。

前中国航天员科研训练中心主任陈善广介绍,医学隔离期一般约14天,与外界基本隔绝,除医学措施外,航天员还会接受按摩、中药调理等。

医学隔离时间的长短取决于航天员身体恢复情况,也与航天员在太空生活的时间长短有关,一般在太空生活时间越长,医学隔离期也越长。此间航天员需要平衡恢复、立位耐力恢复、心血管功能恢复和生物节律调整,消除飞行后的疲劳。

医学疗养期约20天至30天,航天员将入住疗养院,继续恢复健康的同时逐渐增加活动量。恢复疗养期一般3个月左右,航天员各项生理参数恢复到飞行前的状态,如情况良好,要开始正常的日常训练,但一般一年之内不执行新的任务。

何为中长期太空生活工作能力?

目前还没有明确界定

聂海胜昨天表示,从自己两次飞行任务的经历看,中国航天员已具备适应中长期的太空工作和生活的能力。

航天专家表示,目前国际上对中长期飞行尚无明确界定,一般数天的太空飞行被认为是短期任务,中长期任务一般长达数月。

专家认为中长期驻留太空应具备两方面,首先从载人航天器看,天宫一号已在轨运行近两年,整体情况非常好,性能和指标达到甚至超过预定要求,各种重要的关键部位经受住考验。

另外,五次载人飞行中,航天员的太空生活、工作能力得到充分考验,尽管相比国际空间站航天员半年一轮换的周期,我国几次太空任务的时间还比较短,但无论是衣食住行还是在轨维修等方面,都为未来长期载人飞行打下基础。

专家认为,真正长期太空飞行,中国还需积累经验,航天员要掌握更多操作知识和技能,如舱外维修,国外航天员一出舱就达5个小时以上,有时两名航天员同时出舱,互为备份,进行太空维修。

专家提到,今后的太空实验也将更为复杂,未来的太空任务还很艰巨。

京华时报记者商西 综合新华社

标签:

禽业

吉林

大火

调查报告

损失

门童服装

无锡定制工作服

克拉玛依订制工服

新疆订制工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