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丸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制丸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永康唐先发现一千八百多年前的赵炳古墓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7:22:53 阅读: 来源:制丸机厂家

在永康唐先镇的赵侯庙村,有一座古老祠堂,名为赵侯庙。据北宋永康籍进士徐无党记载,此庙始建于后汉时期,建庙的初衷是为纪念当时的乌伤侯———赵炳。

王岩土指认古墓所在。

汉室公卿贵族多将祠堂建在墓所边上,按理说赵侯祠附近理当有赵炳墓存在。然而1800多年来,却从未发现关于赵侯墓的有价值的物品。有人说,赵炳被章安县令杀后,尸骨无处寻觅;也有人说,赵炳根本没有死,而是修成正果,得道成仙了;还有人猜测,赵炳云游天下,早已是孤魂野鬼;更有人坚信,赵炳依然安静地躺在这片土地上……各种传言,耐人寻味。

2月中旬,该村村民周贵报料说,赵炳墓已经找到,就在距赵侯庙村1公里外的岩洞里村。

这是另一个传言的延续,还是劳作的锄头当真搅动了又一个沉睡千年的精魂?

赵炳:古代“超人”

为了寻找这位报料的村民周贵,来到赵侯庙村。

村子很小,加起来不过18户人家,却有李、胡、周三种不同姓氏。相传,村子里的人都是守庙人的后嗣。村子正中心就是那座气势恢宏的赵侯庙,分前中后三个大殿。

“赵炳是一位云游道士,古代‘超人’,会法术。朝水中大喝一声,鱼就会自动向他游来。”“他能让枯树复活。”“他的医术很高明,经常为百姓免费治病,当年孙权的母亲就是他医好的。”村民们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

据史料记载,赵炳是一位历史人物,南朝(宋)著名史学家。后汉书作者范晔对赵炳有此说法:赵君,名炳,字公阿,东阳(今婺州)人,能用越方给人治病,会法术。另外,东晋学者葛洪所撰的《抱朴子》对赵炳的法术也有详尽的描写:赵炳对人大喝,别人就会吓倒在地;冲老虎喊,老虎也会乖乖屈服。

由此看来,赵炳确实有某些异能。但他又为何被封为乌伤侯呢?

说赵炳是乌伤侯,应源于庙门口侧立的一座古碑,上面用古隶书写着“乌伤侯”三个大字。目前尚找不到关于赵炳受封乌伤侯的可考典籍,但坊间有传闻。

“乌伤侯是孙权为了答谢赵炳救母亲之恩所封的。”村民李岩清说。在赵侯庙村,村里人世代流传封号的来历。

当年孙权的母亲病重,孙权的一位厨师刚好是赵炳的旧相识,就向孙权引荐了当时医术高明的赵炳。果然,在赵炳的医治下,孙母的病情很快有了好转。而当孙母病愈,坐着马车赶去还愿,却无意间听闻赵炳已经离世的消息。为报赵炳救母之恩,孙权特封其为乌伤侯。

探寻古墓

在周贵和李岩清的陪同下,我们顺着田间小路一直往前走。“别看这些都是小路,以前可都是骑驴走马的大道。”果然,留心查看,间或还能在茂密的草丛间发现破碎的旧石板。

穿过这片林子,视野豁然开朗,横亘在我们面前的是一条通往岩洞里村的水泥路。前面就是一片开阔平坦的原野,再往前,突兀地矗立在原野上的,就是那座石牛山。

村民周贵说,赵炳之墓就在那片山脚下。环顾四周发现,墓葬所处位置后靠石牛山,中有小平原,而永康华溪源头正是在这一带。绕过几座孤坟,跨越几道田坎,我们来到一块水泥浇筑的平台上。

“不对呀,怎么找不着墓了,我明明记得就在这附近呀!”周贵惊呼。疑虑间,又绕着墓地找了一圈。“你等着,我去把他们村的人找来,一定就在这附近。”没等我们说什么,周贵已朝着来时的方向走去。

约莫过了半小时,周贵兴奋地跑了回来,后面跟着岩洞里村的村民王岩土。82岁的王岩土说,赵炳之墓就在他家的地里。我们跟着王岩土走着,走出水泥浇筑地块,走到一丘陡然下陷的田间。他指着身旁一个土丘说:“诺,就是这。”表面看,这不过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土丘,没有墓碑,上面稀落地长着杂草。

赵炳之死

按照《后汉书》所载,里面有一段赵炳与一名福建术士徐登斗法的故事。徐登比赵炳年长几岁,法术也略胜于赵炳,后两人以师徒相称。“徐登其实是女扮男装的,被赵炳认出后两人就结为夫妻了。”周贵说。《后汉书》称,徐登死后,赵炳就去了章安(今临海县东南)。由于法术高强,当地百姓都十分信服。章安县令认为赵炳妖言惑众,便将其处死。行刑之后,不知赵炳尸体何处,有些古书中描述为“无迹而踪”。

王岩土却说,村民辈辈相传的故事是这样的:当年赵炳死时就躺在这里,8月的天气异常炎热,尸体却没腐烂。后来,赵炳尸体竟不翼而飞。而他躺过的地方有一个黑影,那黑影之上定定地站着一只山鸡。村民就认为那是赵炳的化身。山鸡一路向西南方向飞去,最后落在现在的赵侯庙中殿位置消失不见了。

村民更加坚信赵炳显灵,遂在那里建了3米见方的殿,并塑了赵炳的像。后经清朝、民国时期不断扩建,才有了如今这番模样。于是,村民就把那不散的人影,当做赵炳给埋葬了。另外一种说法是,赵炳被害后,人们当时就安葬了他,而这座并不起眼的土丘正是赵炳之墓。

《后汉书》对赵炳的高强法力描写详尽,对其死却一笔带过,至于身后之事,更无着墨。这正如“乌伤侯”的来历一样,无史料可考,却存在于口耳相传之间。

如此说来,这座坟里到底有什么?这就如同赵炳其人一样神秘。

“如果村民所说的土丘真的是赵炳墓,这确实为永康增添了一道文化景观。”昨日,永康市文物办副主任应军说。由于年代久远等原因,在没有有关部门考证前,我们不能妄加定论。

液压机维修

电子气体

鹌鹑养殖批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