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丸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制丸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做男孩做女孩自己决定

发布时间:2020-07-13 19:51:58 阅读: 来源:制丸机厂家

凯西维特里克今年38岁,是多伦多的一名社工。今年年初,凯西在两名产婆的帮助下,在家中产下一名婴儿。这是她和丈夫大卫斯多克的第3个孩子大卫今年39岁,是一名小学老师。小家伙顶着一头耀眼的金发,胖嘟嘟的,在妈妈怀里满足地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写到这儿,是不是该告诉大家这个小家伙到底是男孩还是女孩呢?很遗憾,无可奉告,这位加拿大小人儿的性别可是个天大的秘密,因为他的父母决定进行一个前所未有的实验:不公布孩子的性别,让ta自由成长。通知亲朋好友的邮件中也只标注了小家伙的身长、体重以及名字:Storm,风暴。除了ta的父母、两个哥哥和产婆外,没有人知道Storm到底是男孩还是女孩。凯西夫妇认为,这样孩子就不会受到那些死规定的束缚。例如,男孩子必须要玩小汽车、站着尿尿并且不能随便哭;而女孩必须举止优雅、穿裙子、喜欢Hello Kitty。Storm是个没有社会性别的孩子。Ta有两个哥哥(Jazz和Kio),却从来没和他们一块儿洗过澡。

Jazz今年5岁,他也可以随意选择自己喜欢的衣服或发型,例如梳着3根小辫儿、穿着小连衣裙出门散步,或者顶着小寸头、穿着粗布背带裤上街。每当Jazz和妈妈一起上街购物时,凯西总是让他自己在买裙子还是裤子、玩具水枪还是家家酒餐具之间做出选择。不过,当凯西看到Jazz选择那些女孩子的玩意时,仍不免会担心,因为她知道幼儿园的小朋友会笑话他。Jazz的弟弟,今年2岁的Kio也享有同样自由选择的权利。

凯西夫妇认为,性别划分导致了社会中的不平等。他们反对陈旧的男性主宰论,希望打破男女二元分类体系,为孩子营造一个尊重多元气质的自由王国。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这一举动引发了加拿大媒体激烈的论战。他们拒绝了几百个谈话节目的邀请,仅仅公布了几张小家伙的照片:Storm已经6个月大了,健康、活泼、可爱。

让凯西夫妇倍感鼓舞的是,上个星期,瑞典一所幼儿园的老师们决定:不再使用区分性别的代词他和她,代之以中性词朋友。该园的一名老师解释说:我们希望保护孩子们不受两性教条的束缚,营造一个注重个人而非性别的教育环境,让每个孩子的天性和个性都得到充分发挥与发展。今后,一切带有性别暗示的东西统统摘除:不要粉色,不要蓝色,也不要那些带着强烈性别歧视色彩的童话书。在图书角,孩子们将阅读到讲述同性恋夫妇和单亲家庭故事的书。

8月28日,法国北部小城维勒诺夫-达斯科举办了一场名为《你的性别是?》的主题展览。如何确定你的性别?如何区分男人和女人?面对展览提出的这一系列问题,你可能不禁笑出声来:这些问题也太可笑了,我们的性别就像我们眼睛的颜色一样,一出生就确定了的啊。那么,人一共有几种性别?你别笑,两个可未必是正确答案!

这些创举都受到了美国社会性别学的影响。社会性别学是社会学的分支,起源于上世纪30年代,90年代在一些美国大学达到顶峰。随着女权运动的深入发展,在结构主义和存在主义猛烈撞击之下,性别学家们认为,女人并不愿意承认自己是男人的对立面,性别的划分带有强烈的男权主宰暗示。承认男女有别就是接受父权制、妇女奴隶制等不平等制度。因此,应该反其道而行,消除一切既定概念,从根本上区分生理性别和社会性别。美国著名性别理论家朱迪丝巴特勒认为,生理性别只是一种生理假定,随之而来的才是社会性别,即社会文化所期望的男女角色划分。人类只有摆脱这种因果关系的束缚,才能得到更好的发展。

不管ta是男儿身还是女儿身,ta都可以自由选择自己的社会性别:做个多愁善感、爱做家务的男人,或者是热爱橄榄球运动的女王,或者是两者的合体,又或者是先做前者,再做后者。只有摆脱被赋予的社会角色,个人才能获得真正的自由,更好地发展个人人格。这一观点的拥护者们认为,性别的划分局限了人们的思想。既然性别证明不了什么,就应该取消身份证上的性别一栏。

宣威订制西服

阳泉订做工服

北票职业装定做

西藏西服订制